首页 > 新闻中心 > 抗疫一线
【抗疫人物】在ICU为患者撑起一片天——吴婷婷
 
          发布时间:2020-05-18

  “我依然记得当初救死扶伤的誓言,我的热情犹在。”——吴婷婷


  “奶奶,下次上班的时候,我还会继续‘贿赂’您的!”吴婷婷对病房里不肯戴口罩的老奶奶这样说到。为了让患者配合,吴婷婷想了个主意,宁波后方寄来的各种零食、小菜,成为了大家的“贿赂品”。
  吴婷婷,是宁波市康宁医院主管护师,当看到单位微信群里“武汉疫情严重,我院需派遣5名护理人员前往武汉支援,明日出发”的消息时,她立马回复:“我报名!”疫情初期,国科大宁波华美医院被确定为宁波定点医院,向康宁医院招募了4名护士,吴婷婷因没报上名而一直耿耿于怀。这一次,吴婷婷下定决心,绝不错过。


  当时社交媒体上已有些夸张的说法,比如,别说武汉,就连湖北的空气都有毒的。当吴婷婷跟老公说要去武汉支援的消息时,她丈夫略带心疼地说:“早知道你要去武汉,还不如去华美医院。这样可以近一些,我还能上医院去看看你。”她的心态非常坚定:“几年前我有在华美医院ICU的进修经历,而且我一直还是院里的静脉小组组长。只要有机会,我一定会去前线的。”说完,她便开始匆匆忙忙地收拾行李。那一夜,夫妻俩一夜未眠,有对彼此的担心,有对未知的不安。没有太多语言,他俩静静相拥直到天明。


  吴婷婷随着宁波援鄂医疗队共268名医卫人员的大队伍,到达了武汉天河机场。硕大的机场,除了援鄂医疗队机组人员,看不到其他任何人。武汉沿路,一片萧条,她难以想象曾经车水马龙的繁华。
  吴婷婷分配到的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光谷院区的重症病房。刚抵达武汉时,防护物资紧缺。为了不浪费防护服和宝贵的时间,她在上班期间不去喝水、吃东西、上厕所,因为穿脱一套防护装备,起码需要40分钟的时间。由于缺氧感明显,平时轻而易举可以完成的工作,此刻变得异常吃力,稍干些体力活,她就明显感到上不来气。好几次换床单,没有完成几套,吴婷婷有点支撑不住,不停地喘气,如同高原反应。但因为平时在老年科练就了过硬本领,她很快地适应了下来,尽管戴了3层手套,打针、抽血等工作进展都较为顺利。
  收治对象大多是年纪较大的老年重症患者,很多患者的已不能自理生活起居。他们的家属好多也已被安置到医院接受治疗,无法陪同老人,病房里也没有护工。因此,她不仅要完成各项护理治疗,还要为他们做好基础性的生活护理,比如给患者喂饭、清理排泄物、发放物资等。可以说,他们的生活基本全包了下来。事无巨细,她都能安排稳当。一个班次下来,差不多需要工作10小时。此时此刻,她就是病房里老人们的“亲人”。
  我们可以从吴婷婷的日记里看到她的“一天”。
  “凌晨2点半,带着上一班要求的物资,我们穿过4道门,提前半小时进仓交班,观察着几位危重患者的生命体征尚且平稳;看着爷爷奶奶熟睡的脸庞;听着叔叔阿姨此起彼伏的呼噜声,我们的心稍安定了些。”
  等到天空露出鱼肚白,吴婷婷和同事开始了各项治疗,顺便也跟患者一起唠唠嗑,碰到有些患者情绪不佳,就拉拉家常帮助他们缓解紧张的情绪。遇到不配合治疗的患者,就用宁波后方寄来的各种小菜、零食“贿赂”,据她观察,咸鸭蛋的威力最大。
  除了“打水,发饭,喂饭,更换床单”等一系列标准动作,还有一个“神秘任务”,就是——发放贺卡。贺卡上印着暖暖的一句句祝福。“阳光总在风雨后,风雨即将过去,让我们一起拥抱阳光,亲爱的同胞们,加油!”吴婷将卡片一份一份送给病区的患友。
  “卡片凝聚着我们近500位康宁人美好的祝福,全部体现在了贺卡上。患者们读着我们带去的祝福,有人流泪了,有人激动地握着我们的手,不停地表示感谢。”
  “差不多10点回到了驻地,从酒店大厅一楼开始消毒鞋子,更换口罩帽子,衣服。终于回到我的1025房间,第一件事情,用豹的速度,脱去外衣,冲进浴室。”
  医疗队对大家的沐浴有要求,需进行半小时以上。吴婷婷感觉洗起来脸有点疼,她一直引以为傲的高鼻梁最容易受伤,一照镜子,长时间压迫,皮破了。
  “这是我的一天,简单又平凡。白天没睡够的我已经开始犯迷糊了。好啦,全世界晚安!”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