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抗疫一线
【抗疫人物】战地“小别离”,为了人间“小团圆”——疫情时期的爱情
 
          发布时间:2020-05-18

  

  2020年的情人节,张鸣浩给妻子写了一封家书:“对不起,不能陪在你身边过节了,谢谢你的理解和支持,等我回去一定给你补上。家里的事情就都交给你了,辛苦了!你是我心里的英雄,我们家的英雄!”张鸣浩的妻子在微信上回复了张鸣浩:“今天是你去武汉的第6天,也是情人节。情人节的礼物我已给你准备好了,你给我的礼物就是一定要平安归来。”
  张鸣浩是明州医院重病监护病房主治医师,得知需要支援武汉,他第一时间报名。2003年非典疫情爆发时,张鸣浩还是个刚刚步入医学院的学生,17年过去,他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医者。新冠肺炎疫情正处于最严峻的时刻,他意识到,这就是战时,成为一名战士,冲向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是他的责任和义务。临行前,张鸣浩的妻子忍着泪水替他的行李箱裹上一层又一层的保鲜膜以隔离病毒,同时在上面写着“我等你回来,儿子等你回来”。
  临别的机场,张明浩和妻子孙倩茹告别,安检口的“小别离”让人动容。孙倩茹把头深深地埋进张鸣浩的胸前,流下的眼泪打湿了张鸣浩的衣襟。张鸣浩轻抚她的背,低声安慰:“我会早点回来的,我答应你!”离张鸣浩出发的时间越来越近,孙倩茹的泪水终于藏不住了。她紧紧抱住爱人,想把自己的能量都给他,希望他能早日完好无损地回家。
  孙倩茹说,“我以前是呼吸科医生,因为爱他,也转科成为ICU医生,深知ICU医务人员的辛苦与危险。这次他去,我只想告诉他,放心去前线,实现自己的理想与价值,我会照顾好家人。”
  在张明浩所在的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重症病区,重症患者中60岁以上的老年人占比接近七成,这些病人不仅病情严重,同时有多种基础性疾病。面对这些挑战,医疗队每个人都咬牙死守住生命之门,和病毒开展惊心动魄的生死较量。张鸣浩和队友们克服重重困难,把病人利益放在第一位,制定个性化治疗方案。他的工作时长达到12个小时,还频频因特殊情况延长工作时间。某次张鸣浩就从21点一直工作到次日11点多,交班时他浑身衣服已经湿透,护目镜一片雾气,但是他说,“当医生的,哪有什么是容易的,我们刚来有个适应的过程也是正常的,我们团队中还有好几个是90后,他们都不怕苦,我还有着家人的支持,我更要坚持。”


  每次下班走出隔离区,他要经过四道防护程序,回到酒店常常已经过了午夜或者过了午饭时间,他还必须进行细致的手部消毒工作,然后经过长时间的淋浴才能回到房间,再将衣服用含氯的消毒液浸泡,真正留给他休息的时间非常珍贵。那时候,张鸣浩认为最奢侈的事就是能够洗完澡吃个泡面再和家里人聊上几句。


  某天清晨坐在窗前吃早餐的时候,他听到楼下有洒水车的声音,他便非常激动地走到窗口向楼下看去。虽然在宁波的时候经常能听到洒水车的声音,但自来武汉以后他是第一次听到。他忽然感觉这座城市的一些细节正预示着它正在苏醒。张鸣浩感慨,“现在才发现原来过普通的日子,这么幸福。等到疫情结束以后,我要好好回家陪陪老婆孩子。”
  经过五十多天的奋战,张鸣浩所在的医疗队成为光谷院区首支清零的医疗队。他和同行队员们一起交出了一份让人满意的答卷:曾在12个小时里,从无到有,布置好98张床位的两个病区;此行共收治173名重症患者,治愈出院158人,治愈率91.3%;他们,去时无畏,归来无恙,所有队员“零感染”。
  他告别了家乡的灯火,告别了家中的妻儿,来到千里之外的武汉,只为了在黑暗中努力为别的家亮起一盏温暖的灯。所有的医生都是一个平凡的人,都有自己的“岁月静好”,‍‍也会对未知的病毒感到恐惧,可是有这么多勇敢坚强又可爱的病人,让他们用100%的努力,用一次别离,去实现更多家庭的“小团圆”。这就是他们去武汉的意义。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