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抗疫一线
唐伟:人从武汉撤回,“战斗”还在线上继续
 
          发布时间:2020-04-13

 

  农工党党员、心理医生唐伟于4月12日解除隔离返回温州,他和同事刘志宏两人都是温州康宁医疗集团的心理医生,他俩从2月9日驰援武汉至今,离家已经整整两个月,在返回浙江隔离休整期,还继续为援鄂返浙的医护以及线上的各类求助对象提供心理援助。
  作为心理医生,在抗击疫情的特殊时期,唐伟的战场更多的在线上,这也意味着他的战斗,随时随地,跨越省界乃至国界。唐伟今年55岁,虽说在隔离休整期,他并没有闲着。笔者采访到唐伟时已经是晚上7时多,他说,8时还有个视频连线,采访时间有限。

  采访中,电话那头唐伟的两部手机、一台电脑的信息提示一直在响。他说,其他医护人员在隔离期可以做一些他们想做的事,但他和刘医生不行,继续保持工作状态。在武汉期间,他俩主要的工作是为浙江省第三批援鄂医疗队的医护人员提供心理援助,同时还要分担3个方舱医院患者的心理援助及心理咨询。每天需要心理援助或咨询的人非常多,心理医生必须保持24小时在线的状态。24小时的轮值带来的不止疲劳,由于不停打字回复消息,唐伟的手指甚至打到红肿脱皮。
  隔离休整期内,咨询短信、电话还是络绎不绝,甚至连国外的华人都找上门来,加上时差的关系,一天24小时都有咨询者。唐伟说:“我现在没有办法谈休息这个问题,因为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咨询者打来电话或发来微信,只能抽空躺一会儿,有就必须起来接,不管是半夜还是什么时间。”最后,两位医生每天的休息时间都是碎片式的,只能采取“有空就睡”的方式,一天累计下来,睡觉时间通常只有三四个小时。
  “我有一个小秘密,不敢告诉任何一个人,因为怕给大家添麻烦,更怕大家担心。”这是唐伟在日记里写的一句话。到达武汉第一天,唐伟就投入工作。为了让空气保持流通,房间窗户24小时开着,但武汉天气寒冷,物资不足,御寒的只有一条薄薄的被子,即使他把随身携带的衣服都盖在身上,还是抵挡不了寒意。第二天,唐伟出现了感冒症状:身体乏力、头疼头昏、流鼻涕、畏寒。
  唐伟说,当时他最怕的就是体温上来,万一有情况,牵连的可是整个浙江医疗队。刘志宏察觉到了唐伟的不妥,两位医生冷静分析后决定,唐伟马上自我隔离,刘志宏帮助解决他的生活物资问题,尽量不接触医疗队的其他成员。
  唐伟说:“从来没有一次感冒能让我如此揪心。我每天都要测量体温。”好在后来排除了新冠肺炎的可能性。在这个过程中,他更加担心医疗队成员的心理健康。“我尚且如此,一些心理素质不好的医护人员或患者如果遇到心理问题,精神压力可能非常大。”
  刚到武汉工作,唐伟就发现医疗队队员有时会出现负面情绪:烦躁不安、愤怒……“陌生的环境,即将到来的紧张工作,容易让队员的心理状态不稳定。”在队员进入方舱医院前,他和同事一一给他们进行心理疏导,希望他们能带着更好的情绪投入到工作中。

  工作几天后,有的队员焦躁情绪更加明显,心理援助的力度要加大,还要有一些预防措施。为此,唐伟和刘志宏一起在深夜创作了《相聚不易,共同抗疫》的顺口溜:“队员们听仔细,我们来自不同地,走到一起不容易……援鄂抗疫真道理,到这里,有压力,精神紧张正常的,脾气大,易激动,讲话容易言语重……一起来,一起回,让我们相聚在浙里。”
  第二天,这段连夜录制好的顺口溜发回温州康宁医院,医院的工作人员帮忙制成动画形式,借助“汤姆猫”的卡通形象念出对队员们的关爱与鼓励。之后,经过转发,这支由“汤姆猫”演绎的顺口溜在方舱医院内受到了很多人的欢迎。
  唐伟所在的第三批援鄂医疗队(方舱医院分队)在武汉连续工作了49天,先后转战黄陂方舱医院、江夏日海方舱医院、袁家台方舱医院。这支医疗队在武汉创下三个第一:一是转战最多的方舱,二是接管最多的病人;三是完成最难完成的任务。这支医疗队累计接管新冠肺炎患者1282人,累计治愈出院1067人,受到司法部的高度肯定,并荣获全国卫生健康系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进集体称号。

  隔离休养期间,农工党党员、温州康宁医疗集团董事长管伟立曾经问唐伟,回温后要不要给他放几天假,让他和家人找家酒店放松一下。唐伟说,12日回温州,他申请13日就上班,在武汉每天住酒店,吃了140多个盒饭,一点也不想住酒店了。太想念温州的家了,太想回单位上班了。
  当问及回家后最想做的事时,唐伟说,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把手机和电脑关个两三个天,好好休息一下。他透露,由于长时间的工作,这两个月来,竟然把手机和电脑的内存全部占满了,出门前用得极溜的手机,现在已经快跑不动了,“不止我们累,它也累得不行。”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