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员天地 > 党员文萃
雁不单飞总向北
 
          发布时间:2016-04-22

  
  因超龄而退出共青团的那段日子,我觉得自己就像ー只离群的孤雁,虽然每天门诊,忙忙碌碌,而心灵深处的失落感却与日俱增。
  后来,我多次在报纸、电视里看到新闻,报道一些有名望的医生,深入基层,亲赴街道,为当地居民提供无偿、热诚、认真的义诊服务,而这些我心目中的名医,正是医疗卫生系统的农工党党员,说实话,我的心灵被震撼了!
  记得那是1985年的一天,农工党市委会陈肖瑛同志特意前来我工作的医院,向我介绍农工党的方方面面,并且透露说,农工党的老前辈杨佛心先生推荐了我,顿时,一股暖流在我心中涌起,正是农工党组织及时呵护了我这只孤雁!
  奋斗有了目标,灵魂有了归宿,心中自然充满希望,于是,我更加诚惶诚恐地工作,自觉抓紧业务理论学习,有意注重中西医结合,努力提高医疗质量,不断总结临床医案。在我治疗中风及其后遗症、腰椎间盘突出、肩颈椎病、小儿肌性斜颈、斜视等疾病的过程中,不少患者对疗效非常满意,甚至有人登报致谢。这与农工党组织的关怀与鼓励密不可分。
  大约一年之后,1986年5月,我终于被批准加入中国农工民主党,有幸成为这个1930年成立、以医药卫生领域里的中高级知识分子为主的民主党派中的一员。
  入党以后,我也有资格加入了以前名医们的义诊活动,去过临安县、 临浦镇等地,印象比较深刻的是象山,由于地处海岛,交通不便,那里的居民常常小病不看,积成大病。我们的送医送药,成了及时雨。除了义诊,农工党还组织我们进行地方职业病普查活动,为经济欠发达的县乡政府提供医政决策的依据。所有这些实实在在的活动,既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贡献了力量,也使我自身的价值得到了体现。
  随着医疗实践活动的增加,同时也得益于农工党员的身份,我个人的社会影响力也在增加,如被选为省中医推拿学会委员,被聘为杭州市针、推、伤领导小组组长,被指定为上城区的考核负责人,被推举为市盲人按摩评委;还受邀担任过首届省中医推拿专业培训老师,前往宁波、金华卫生局开办的《中医推拿》班授课,在上城区卫校教授中医推拿。
  为了不断向农工党靠拢,成为一名真正的中高级知识分子,我撰写了论文十余篇,参加省内外学术交流。2009年,市中医学会曾点名派我前往印度尼西亚进行医疗援助,可惜因为身在境外,未能成行,实为憾事。
  作为参政议政的八大民主党派之一,农工党积极参政议政,在不断推进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贡献力量。在此过程中,我也勉力为之,以尽心意。我曾参与了旨在改善城市交通堵塞的《关于杭州应该加速兴建交通立交桥》的提案,如今,目睹纵横交错、便捷发达、辐射四方的新建立交系统,实感幸运!在市政府直接关怀下,我曾被派往杭州华丰造纸厂,参加杭州企业职工公费医疗的需求和个人负担额改革项目之蹲点摸底、调研总结,向市政府上报。
  2001年,市农工内刋《杭州农工》创刊,作为信息员、通讯员,我拿起笔,也使用电脑,不断投稿。自第一篇旅游见闻《马来西亚的吊脚楼》被刊出,至今,《杭州农工》刊登了我的文章,约30余篇,其中《中医甲子情》《清明说社戏》《改革开放说公交》《古稀亦有中国梦》分别获得农工党市委会、市委统战部、市妇联各类奖项。征文《古稀亦有中国梦》还被收入省农工《中国梦·农工情》征文集萃。
  通过这种形式,我保持着与农工党组织的联系,维系着与一千余名农工成员交流,也始终觉得自己属于农工“雁群”,并且始终找得到北。正是:
  形单影卓雁孤飞,农工关怀似家归;
  勉力随行廿多载,社会主义终为北。(作者系上城区二支部党员)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