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员天地 > 党员文萃
黄公望的“桃花源”——读黄公望《富春山居图》及其传奇人生有感
 
作者:沈小英         发布时间:2014-01-15

  有一次,与画家s君闲聊,说起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他说《富春山居图》浓缩了黄公望的宇宙观、哲学观、人生观,是具象了的“桃花源”。
  仔细一想,是的。《富春山居图》展于面前的是一幅人间至境。几处村庄农舍隐于山脚茂林之间。丘陵、巨壑层次丰富,尽现纹理质感,上有杂树野草稀疏点缀,远山用淡墨洇出,遥接天际。渔夫、钓者任一扁舟悠然于江中,一派自在天趣。樵夫穿行于林间,两三隐士或闲坐桥上亭中看江中群鸭戏水,或拄杖缓慢行于板桥。数间草亭、茅庐筑于路边江岸、汀洲。整个画面,原始,古朴,旷远,恬静而亲切,步步可看,处处留情,犹如梦中之境,大有老子的“小国寡民”和陶渊明“桃花源”的意趣,让人怦然心动!我虽不懂画,但也被深深吸引。
  该画自诞生之日起,六百余年来令众多有识之士着魔倾倒。如黄公望当年所预料的,他的画,定会历经人间种种坎坷。果然,围绕此画,巧取豪夺者有之,痴情意临者有之,用此画殉葬者有之,幸被人从火中及时救出,但也已将此画生生地烧毁了一部分,且断为长短两截。此后,各自历经人间的坎坷曲折。长幅《无用师卷》一度入宫,但长期被当作赝品饱受冷落,后被徐邦达慧眼识珠,才获昭雪匡正,最终,被国民政府携至台湾,落户台北故宫博物院;短幅《剩山图》流落民间数百年,默默无闻,上世纪三十年代,幸被吴湖帆识得珠玑,后收藏于浙江博物馆。至此,长短两截隔海相望。
  黄公望是江苏常熟人,原名陆坚,因父母早逝,过继给浙江永嘉的黄姓人家当养子,尽管养父当时已年届九旬,但家境富裕,这使得黄公望有幸能受到良好的教育,打下深厚的学识功底,他天资聪慧,志向高远,有神童之称。遗憾的是,他的少年时代国家已经被蒙古异族统治,统治者废止科举进仕三十八年,且种族歧视等级森严,长江以南的南人处在最低地位。
  及长,黄公望一度入仕,任浙西廉访使司书吏,后又到大都御史台下察院为吏。但好景不长,他的顶头上师张闾因贪赃枉法,逼出了九条命案,被查办伏法,黄公望也因此受牵连而入狱六年。出狱后黄公望已年近五旬,其时,元朝虽已恢复了科举进仕,但黄公望经此变故,心境大变,再也无心仕途。他在好友王蒙的引荐下,结识了其外祖父赵孟頫。赵孟頫湖州人氏,原是宋朝皇室后裔,后仕元,政治地位显赫,艺术造诣极高,诗书画俱绝,收藏极富,黄公望得到赵孟頫的亲炙,画艺日进。此外,又从董源、巨然、荆浩、李成等前辈画家的画风画艺中,汲取养料。
  他还广泛交结江南一带的名人名士社会贤达,六十岁时,与元四家之一的倪瓒同入了全真教,成了一名职业道士。
  全真教乃儒、释、道“三教合一”,甚至,还融合了古代医学、生理、养生学诸方面的学识。数个世纪以来,吸纳聚集了众多才艺超群、气节高旷、个性狂狷的名士高徒,他们崇尚自然,注重修身养性,个个气度不凡,“痴态”可掬。像元四家中的吴镇,钱塘名士张伯雨,稍晚的铁笛道人杨维桢等均是同道之人。他们也像黄公望一样,大多数诗、书、画、曲俱佳,懂音律,重性情,极有个性,富创造力和旺盛的生命力。如张伯雨的书法名作《登南峰绝顶诗》,在元代书坛恐怕也是称得上最为放纵恣肆的一件佳作。还有杨维桢的书法也极具艺术个性——神秘虚渺,变幻诡奇,开张奇逸。如他的《城南唱和诗》,笔起笔落风云激荡,痛快淋漓,戛戛独造!
  而黄公望更是其中的一位“大痴”,他诗书画曲音律无一不通,无一不精,而道教学识更在他的画艺之上。中年后以卖卜为生,生活清苦窘迫,经常住山洞,宿泉边,用瓦罐喝酒。但精神自由放达,遨游江沪浙山水,吟风邀月,诗酒为侣。鱼冀《海虞画苑略》有记载:“尝于月夜,棹孤舟,出西郭门,循山而行,山尽抵湖桥,以长绳系酒瓶于船尾,返舟行至齐女墓下,牵绳取瓶,绳断,抚掌大笑,声震山谷。”
  耄耋之年,黄公望与张伯雨在钱塘西湖边“筲箕泉”双双筑庐,毗邻隐居,两人纵情山水,书画往来,渔樵唱和,探讨风水要略,为西湖遗下缕缕缥缈仙气……
  富春江更是黄公望纵情忘我之处。他晚年隐居富春江畔,常与道友郑樗(也即无用师)、杨维桢,弟子沈瑞等相约游江,荡舟涉水,吹笛和歌,写生创作。
  七十九岁那年,各方面修养均达至境的黄公望,开始着手为师弟郑樗创作鸿篇巨制《富春山居图》。此画直至黄公望八十六岁驾鹤西去,究竟是否已经最后完成也仍存有争议。
  但他的《富春山居图》的确构成了中国山水画的一个高峰。它高度浓缩了黄公望心目中山山水水、尤其是富春江两岸景色的精华,境界淡泊超然,是他一生的国学根基、艺术修养、宗教修炼所结出的“正果”,也是他苦苦追寻勾划向往的心中的永远的“桃花源”。
  二0一一年六月一日,《剩山图》与《无用师卷》在台北故宫博物院进行了历史性的合璧。其时,两两分离已足足三百六十年矣,正是“画犹如此,人何以堪”啊!
  想必黄公望即便再怎么料事如神,也定然料想不到自己的作品,竟然会有如此这般的充满戏剧性和传奇色彩吧?(作者系余杭区总支部党员)  

附件: